“数字孪生”助力银行数字化转型



  • 从来没有一个时期,银行像现在这般渴望实现数字化转型!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传统银行早已被互联网企业甩在身后。从2013年宝宝类理财上线为起点,P2P、第三方支付、众筹、消费金融等各类互联网金融创新层出不穷。

    当银行感受到来自互联网的冲击时,已经彻底输掉了移动支付的战场。据第三方数据显示:支付宝、腾讯金融(含微信支付)已占据整个移动支付市场的92.65%!

    目前支付宝、微信还可以为用户提供理财、借贷、保险、基金等金融服务,并且已经深入到衣食住行、生活服务的方方面面……除此之外,市面上提供互联网理财、保险、借贷等服务的应用也俯拾皆是。当金融服务与用户越来越近时,作为最主要的金融机构,银行并未能成为用户手机中使用最高频的APP!

    时代抛弃你时,从来不会提前打招呼。麦肯锡有报告指出,数字化时代用户消费行为和业务形态不断变迁,如果银行不积极应对的话,到2025年,五大零售业务(消费金融、按揭贷款、中小企业贷款、零售支付、财富管理)中10%~40%的收入将面临威胁,20%~60%的利润将消失。

    “Banking Everywhere,Never at a Bank” 布雷特金在2017年的预言,正逐渐变成现实。

    绝地反击,拥抱金融科技

    在被互联网金融攻城略地之后,银行开始绝地反击。

    兴业数科、金融壹帐通、招银云创……商业银行金融科技子公司应时而生,试图通过市场化机制扩大银行在金融科技方面的研发和场景应用落地。另一方面,银行也开始重视与第三方互联网公司和科技公司的合作,在客户资源、科技开发与应用、风险防控等领域进行合作,共同推进金融科技应用与提升。

    在银行APP发展遭遇瓶颈的当下,开放银行被认为是未来银行转型最重要的方向之一。

    开放银行代表了一种平台化的商业模式。在此模式下,银行通过与商业生态系统中掌握用户资源的合作伙伴共享数据、算法、交易、流程或其他业务功能,触达个人、企业、政府、金融机构等各类终端用户,为其提供无所不在、体验一流的金融服务。

    自2016年以来,英美涌现出多家银行积极拓展开放银行业务。包括欧洲的西班牙对外银行、美国的花旗银行、美国运通等金融机构,均上线开放平台,对外开放上百个API。外部开发者不仅能搭积木般的用API“拼凑”出所需的金融应用程序,还能使用这些银行所提供的海量数据。

    国内开放银行的发展也紧跟国际步伐,2017年,以华瑞银行、新网银行、微众银行为代表的民营银行首先布局,成为开放银行先行实践者。2018年以来,股份制和国有大行亦加快了脚步,兴业银行、浦发银行、建设银行、招商银行、工商银行等也积极未雨绸缪,先后对外发布开放银行相关产品平台或发展规划。

    然而,据研究表明:开放银行目前在所有市场都还处于萌芽阶段,即使在监管完善的市场也是如此。在中国,除了浦发银行等少数几家已取得先机外,绝大多数银行仍处于摸索阶段。

    在“数字化转型”的道路上,各家银行都还在“摸石头过河”。

    “数字孪生”助力银行数字化转型

    凡泰极客CEO梁启鸿认为:“数字化转型,并不仅是利用金融科技对金融机构的业务进行科技赋能那么简单。数字化转型也好,通过金融科技来促进科技金融也好,本质上涉及到的是商业模式改变、运营模式改变!“。

    对于有悠久历史包袱的传统金融机构,改变商业模式和运营模式绝非易事!首先面临的是如何解决组织架构、制度性的问题?尤其是对于数以千万计的银行线下网点,如何处置?

    对银行而言,早期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布局的数万个实体网点正在变得沉重,实体网点运营效率与成本矛盾凸显,网点扩张与业务增长不成正比。由于物理区位发展的差别,银行服务供给与需求不匹配的矛盾日益突出,银行网点业务量逐渐失衡,网点之间业务量、客户量差异巨大,却难以重新分配资源。

    对客户而言,在固定时间、固定地点,网点服务模式难以匹配便捷的服务需求。另一方面,银行服务人员的营销能力、业务能力参差不齐,无法高效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金融需求。

    网点与网点、员工与员工之间被物理间隔所分开,无法合理调度人力资源,更无法协同作战!有没有一种方式可以打破物理架构的僵局?在第十届中国(深圳)金融科技发展论坛上,凡泰极客提到了“数字孪生”的概念。

    “数字孪生“是工业互联网概念,最早由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在2011年提出。制造一条船、一架飞机或者一台机器时,通过传感器把机器的一切数据发回云端,在云端构筑完全一模一样无差异的数字化模型,这个模型就是其物理实体的数字镜像,并且无论是生产制造过程中还是在运行过程中都100%。

    简单的说,数字孪生是物联网设备的数字化。借鉴此概念,银行的营业网点也可以数字化,把线下的组织架构完完全全原封不动复制到线上,让客户在线下找到的这拨网点服务人员和在线上找到的是一模一样的同一拨人。线下网点提供的可信度、信任关系,在线上完全复制,作为该营业网点同样可信的数字化的存在,打造一个“数字孪生”的营业网点。

    再延伸出去,线上服务网点甚至不需要有实体网点。这是一种纯虚拟的组织,按照业务线、服务类型、银行活动等任意方式来建立。比如:“深圳社保专项小组”、“高净值客户服务工作室”、“出国金融讲座”……银行员工不再局限于网点,不同业务线的精英可以跨界组队,共同为客户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如何在不打破现有组织架构的基础上,将银行线下网点数字化?针对这一问题,金易联所提供的技术解决方案可能会带给您启发。

    通过金易联“虚拟团队”功能,员工可以打破线上线下物理限制,在组织架构中找到能力匹配的团队成员。成立兴趣小组或者线上网点社区。

    0_1561096418258_01.jpg

    团队内可以各自分工、相互协作为客户提供专属化服务。客户可以通过微信小程序,随时随地找到专业的团队解决金融问题。

    0_1561096456998_acd.jpg

    通过“虚拟团队”的方式,一方面可以将线下网点服务能力复刻到线上,另一方面也可打破原有组织架构,实现跨区域的员工协作。“数字孪生”的工业物联网理念在传统银行领域的运用,可降低金融科技对传统组织架构带来的冲击,辅助银行以渐进方式进行数字化转型。